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文章正文
红与黑(相声)
作者:汪景龙    发布于:2017-03-03 08:49:27    文字:【】【】【

 相声                                                                        红与黑


  甲:今天由我们二人给大家说段相声!
  乙:感谢大家捧场!
  甲:我相信今天台下的观众不但喜欢相声,也同样有很多戏剧爱好者!
  乙:就是戏迷!
  甲:只要和戏迷朋友在一起欢乐,我就感到格外满足!
  乙:其实,我也能算个戏迷!
  甲:伱也是戏迷?
  乙:对了!
  甲:但有的时候,你别看是同样的戏迷,他的曲别也不同?
  乙:敢情还有曲別?
  甲:不信你问一问观众,这人与人的层次,品位,能一样吗?
  乙:听出来了,这人的品位一定就高!
  甲:看是同样的听戏,有的人听了一辈子戏,不信你问问他落下多少收获?
  乙:噢,按您这意思,听完一场戏,还要落下人家剧院些东西?
  甲:听出没有,这就叫品位!
  乙:这意思我明白了,意思是您每听完一场戏,都没白去一趟剧院,都要落下剧院点东西,那伱就给大家讲讲,都落些啥,通过什么手段?
  甲:你啊,这不成心让人不好意思,我若一但讲了,不好象我这人多不谦虚!
  乙:我沒说伱不谦虚,就凭你这品位,我能说伱不谦虚!
  甲:那我就讲了!
  乙:讲吧,干啥来了!
  甲:咱们不是谈收获吗!
  乙:你别咱们!
  甲:最近啊,我正完成一部学术著作!
  乙:学术著作?
  甲:对,学术著作!
  甲:啥名字?
  甲:<红与黑>!
  乙:<红与黑>,听着这么熟悉,不是抄人家的?
  甲:不是不是,我知道人家外国也同样有一部红与黑,可人家讲的那是故事,于我这不同,我这是是戏剧理论,中国的,民族的!
  乙:敢情这戏剧理论还出来个<红与黑>,怎么来的?
  甲:有根据,京剧脸谱,论述最多的还就是三国戏中人物;关羽与张飞!
  乙:三国戏我知道,前后一百多部,出场最多的还就是这俩人!
  甲:敢情你也知道,那你也一定会知道关羽的脸谱为什么是红的,张飞为什么是黑的?
  乙:这谁不知道,三国戏第一部,<关公出世>,讲的就是关二爷行俠仗义,公堂上打死熊虎急逃,后面追兵紧追不放,遇观音点化清泉,关二爷用清泉洗面,由黄脸变成红脸,化装逃离险境!
  甲:完了?
  乙:完了!
  甲:就这么简单?
  乙:啊!
  甲:这科学吗?
  乙:怎么就不科学?
  甲:你琢磨琢磨,他要这么简单,还要我这著作干什么,伱见谁拿泉水洗洗脸,就把脸洗成红色的了?
  乙:这不是它泉水的质量不一样么?
  甲:质量不一样,敢情有这样的泉水,你说还要那化装品公司做什么?
  乙:这泉水不是让观音点化了么?
  甲:你看见观音点化了?
  乙:我没有!
  甲:你没有,那你问问台下观众谁看见了?
  乙:观众也不见得谁看见,这不是传说么!
  甲:啊,是传说,别人传,伱也跟着起哄,以讹传讹?
  乙:咱还真不是这样人!
  甲:那张飞呢,他的脸谱为什么就黑?
  乙:张飞脸黑,按理说这脸黒的人多了,还用都去问个为什么,我媳妇就长的黑,也看了半辈子了!
  甲:没根据?
  乙:没有!
  甲:敢情你媳妇的脸比张飞的还黑?
  乙:她就再黒也黑不过张飞啊!
  甲:那你看看台下观众,哪位黒过张飞了?
  乙:台下,台下还真没有!
  甲:那就去大街上?
  乙:大街上也不见有,如果人人都和张飞那样黑,也影响市容啊!
  甲:没见过?
  乙:没见过!
  甲:没见过你还理论什么,还脸黑的多了,多了还一个找不出来?
  乙:那就听你的,关羽为什么就红,张飞为什么就黑,盐在哪咸,醋在哪酸,原因在哪?
  甲:听我的?
  乙:啊,听伱的!
  甲:这不结了,弄了半天,还不得听我的!
  乙:听伱的!
  甲:说是有一年年终,他们三国剧团团长刘备,为了鼓励全团演职人员,特别酬备了两万元奖金,设了一个本年度最高贡献奖!
  乙:敢情刘备也是老俗套!
  甲:根据领导提名,群众推荐,最后候选人确定在两个人身上!
  乙:哪两位?
  甲:关羽和张飞!
  乙:一红一黑!
  甲:在根据他们两个人平时工作成绩,进行比较,从中产生一个!
  乙:要说三国戏,还就他俩出场演出的剧目多!
  甲:首先由刘备公布他们两人的演出数据!
  乙:先听关羽的!
  甲:由关羽演出的剧目有;<斩熊虎>-----
  乙:就是刚才说过的<关公出世>!
  甲:<温酒斩华雄>,<破壁观书>,<白马坡>------
  乙:<白马坡>又叫<斩颜良>!
  甲:<战延津>----
  乙:<战延津>也叫<诛文丑>!
  甲:<挑袍>,<过五关>,<单刀会>,<水淹七军>-----
  乙:<挑袍>李少春先生最拿手!
  甲:<卧牛山>------
  乙:<卧牛山>上收周仓!
  甲:<华容道>,<战长沙>-----
  乙:<战长沙>义释黄忠!
  甲:<关公月下斩貂蝉>,<白猿教刀>,<真假关公>,<走麦城>!
  乙:英雄气短,再英雄难免走麦城!
  甲:最后一部;<玉泉山>!
  乙:总计一十八部!
  甲:还有<三结义>,<虎牢关>,<古城会>,<三顾茅芦>,<荊襄府>五部,属于关张二人共同创作!
  乙:加一起二十三部!
  甲:很好!
  乙:那张飞呢?
  甲:张飞的有<打督邮>,<打曹豹>----
  乙:这张飞就认打!
  甲:<夺小沛>-----
  乙:非打既夺!
  甲:<硭砀山>,<博望坡>,<取陵零>,<芦花荡>------
  乙:<芦花荡>又叫<闯帳>!
  甲:<当阳桥>,<柴桑口>,<瓦囗关>-----
  乙:<瓦口关>钱金福老先生唱的最地道!
  甲:<造白袍>,<夜战马超>,<美人计>,<截江夺斗>,<金雁桥>,多少了?
  乙:十五部!
  甲:加上他们两人共同创作的那五部?
  乙:正好二十部!
  甲:比关羽差三部!
  乙:那一定是关羽当选了?
  甲:可人家张飞不答应!
  乙:不答应?
  甲:伱以为张飞还是前些年的张飞,头脑那么简单,别说两万元,两块钱都同人进过法庭,觉得自己是个名角------
  乙:名角又怎样?
  甲:多少年都不同关羽称兄道弟了,借着喝上点酒,什么都敢讲,有时连他们大哥刘备都怕他三分!
  乙:你怕他干啥,怕人不怕理,你的以理服人?
  甲:伱说的可怪容易!
  乙:啊,你本来就没有人家文化素质高,战场上没人家指挥优秀,舞台上没人家艺术创新,伱就咋辩论,还能平地抠饼,把没理的给说出理来?
  甲:对啊,人家张飞也说了,有理的事谁不会讲,关键是把无理的事给说出理来,那才叫水平!
  乙:说吧,我就听听伱咋说!
  甲:我当然的说,这年头谁还认识谁,不说白不说!
  乙:看你咋说?
  甲:刚才团长不是把我同老关在舞台上的剧目做了数字对比吗?
  乙:还老关?
  甲:从数据上比较,我显然是没有人家演出的数据多!
  乙:他还承认!
  甲:但我有个问题要问,是不是有人借着当前的社会不正之风,弄虚作假,只图为个人谋政绩,树形象,做了数字游戏?
  乙:敢情还真有麻烦!
  甲:你象这<白猿教刀>,<真假关公>,<关公月下斩貂蝉>,这些故事我怎么就不知道,论资历我老张在三国,出场恐怕比咱们团长还早,也算长字辈了!
  乙:这三部戏还真不是出在三国!
  甲:还<白猿教刀>,若是按着社会人类发展史去分析,它也实在不能令人信服,从猿人进化到我们人类恐怕的几亿年,敢情这人的智力还不如古猿,如果真是这样,也难怪有些人连点羞辱感都没有,你怎么去羞辱他,他生不去脸红,实在有辱人类文明,粗制滥造,若是随便編一部戏就能充数,我老张还有一部<张飞审瓜>呢,怎么没有听见团长公布?
  乙:那动画片和京剧也挨不上!
  甲:没见关羽那一脸的愤怒!
  乙:谁听着不生气!
  甲:张飞还没完没了,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这我承认,但我做人是历史清白,立场坚定,表里如一!
  乙:你听听!
  甲:我们那些年连年苦战,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推翻曹操统治集团的独裁政权,但有些人确偏偏在原则问题上,不顾大局,为了个人的私人感情,在<华蓉道>上,生把曹操私自放逃了,这就让人实在难以理解,但我没有说他就是隐藏在我们阶级内部的阶级异已分子!
  乙:怎么听着还來了文革味!
  甲:周仓呼地站出来不让了!
  乙:他当然不爱听,伱若骂我师傅,我也不爱听!
  甲:他知道师傅生性耿直,又不善言语,这场合你越不张嘴不越吃亏!
  乙:这还真是!
  甲:哎,我说老张,按理说我叫你师叔才对!
  乙:这没假!
  甲:话可不能这样说,咱们为人说话办事可不能做绝了,敢情碰上哪位胃口大的,连我这模样都敢活吞,还连根胡茬都不留?
  乙:哪有吃周仓不剩胡茬的!
  甲:你说我师傅在<华容道>把曹操放了!
  乙:这没错,<私放曹>么!
  甲:你咋不说说你在<芦花荡>把周瑜放了!
  乙:对,这才叫拿大嫂子当妇女,你放他也放,里外一个道理!
  甲:人家张飞又说了;那是战争艺术,你懂得什么,不看自己长的啥德性!
  乙:他还嫌人家黑呢!
  甲:我是把周瑜放了,可他活长寿了吗?
  乙:英年早逝不假!
  甲:人家周仓也说了;那是死在军师诸葛孔明手上,<三气周瑜>,是人家的功劳,于你老张有何干,要说曹操在<玉泉山>被我师傅吓死没人否认,凭着一颗忠勇之心,人死魂不去,这你咋不提?
  乙:没理提啥!
  甲:伱还战争艺术,这话也是你说的,你老张谁不认识,出去喝酒,打战士,骂领导还有啥能耐,让人家把脑袋割去,还瞪着眼不知自己咋死的,说我师傅弄虚作假,你咋不说说你那<打曹豹>是哪来的,过去剧目叫了多少年<失徐州>?
  乙:这戏过去叫<失徐州>不假!
  甲:是谁失的徐州,取徐州不流血?想起我都脸热,是谁在典韦面前吹大牛,结果还不是人家对手,还得要主公跑到公孙瓒军中求助,把赵云将军请来取胜!
  乙:<借赵云>么,好戏,川剧也叫<一将难求>!
  甲:还有那部<博望坡>,从前叫了多少年<张飞负荊>,怎么就改成<博望坡>了,这里边就没问题,没毛病你凭什么去负荊,谁都不如自己,结果还谁都不如,你是够了表里如一,脸黒心也黒,什么人格?
  乙:这不白挨顿挖苦!
  甲:有人还生鼓掌!
  乙:谁让伱平时不尊敬别人!
  甲:这回算点到张飞疼处了,气的胡子生抖,大眼一瞪;我告诉你周仓,伱的问题我还没有顾上去说,这暂时还沒有你说话的地方!
  乙:没有人家也说了!
  甲:伱周仓不是提人格么?最起码我做人没有作风问题!
  乙:咋还又扯到作风上了?
  甲:刚才团长不是提到<关公月下斩貂蝉>么,要说<崔莺莺月下会张生>有人信,说关公月下会貂蝉也有人信服,就是这关公月下斩貂蝉,就没法让人去相信,敢情那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就生生被人月下斩了,他怎么下的毒手,被老关斩的人多了,杀人如麻,血流成河,可你问问哪个是月下斩的,偏偏一个女名模,早注册都是世界级的,别看说是四大美女,杨贵妃肥的同猪一样,西施又瘦的不能看,就王昭君象点样,还远嫁出国了,也就是貂蝉,一心为着安邦报国,一着急父子俩都答应,都伺候!
  乙:这叫啥玩艺!
  甲:我认为她死的不明,虽然我们没有象做刑警那样,把案例分析的那样细致,但我们也可以设想一下,我认为貂蝉的死,一个是她在遭遇强暴过程中,或许暴露出受害者举报行为,被人杀人灭口,一个是在骚扰过程中,嫌疑人在拒绝中出现失手,造成过失犯罪!
  乙:多窝囊人!
  甲:没见把关羽气愤的,牙都格格响!
  乙:谁不生气!
  甲:张飞还越说越得意!
  乙:就缺挨揍了!
  甲:张飞还接着;关于<破壁观书>这出戏,通常我们的演法都是曹操欲乱其弟嫂名份,将他们三人夜居一室,关羽用刀破壁,秉烛观书到天明!
  乙:也就是这个演法,川剧也叫<秉烛达旦>!
  甲:可实际确不是这样,后来据网上传播说,墙上挖个窟窿是属实,但本来曹操是把他们弟嫂安排在一壁之隔的两室,结果晚上睡了一夜,白天才发现隔壁中间被挖了个窟窿,这就实在令人怀疑了,如果做贼挖洞就是为了领略那边的风光还是小事,可怕的就是现在有不少女同志,就为了保护自己名声,受到侵害不去主动向公安机关举报,结果助长了坏人的恶习,再说有些秘密二位兄嫂自己不说,别人谁知道!
  乙:你听听!
  甲:只到这时有人才发现,关羽那脸色,被人羞辱的,赤红的就同现在舞台上的脸谱一样红!
  乙:敢情关羽的脸谱就是这样来的,那张飞呢?
  甲:张飞没防备,还准备往下进行,他哪知这时的关羽已气愤的已忍无可忍,拿起桌上的墨盒,直朝自己砸来!
  乙:知道就有这场!
  甲:墨盒正砸在脸上!
  乙:完!
  甲:顺手摸一把,就是牙上没沾黒,朝着关羽就奔了过去,赶上周仓上前一阻拦,又撕把了周仓一脸黑!
  乙:就这么个红与黑,下台去吧!

 


分享到:
    
下一篇: 猜谜(相声)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