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文章正文
马前泼水(相声)
作者:汪景龙    发布于:2017-03-03 08:54:30    文字:【】【】【

相声
                                                                               马前泼水


  甲:感谢各位观众!
  乙:来听我们两人的相声!
  甲:先由我来给大家说段新编历史剧!
  乙:没我事?
  甲:希望大家喜欢!
  乙:那你就先说说,哪段戏?
  甲:<马前泼水>!
  乙:<马前泼水>啊?
  甲:对,<马前泼水>!
  乙:不就是<马前泼水>,还新编历史剧?
  甲:<马前泼水>,你看过?
  乙:你问问观众,<马前泼水>谁没看过!
  甲:还真让人看不出来?
  乙:啊,不就是<马前泼水>么!
  甲:那你就给观众讲讲,这<马前泼水>是什么内容?
  乙:让我讲?
  甲:啊!
  乙:不就是士人朱买臣的老婆崔氏,嫌丈夫家境清贫,逼迫朱买臣出具离婚协议,崔氏再嫁泥瓦工张某!
  甲:这叫女休男,说明人家泥瓦匠有钱!
  乙:但是,人家朱买臣在以后的日子,却没有因为生活暂时的暗淡失去信心,愈发发奋努力,终于功成名就,最终考取了会嵇太守职位!
  甲:不休他,还在家泡着!
  乙:也就在朱买臣前去赴任途中,再次碰上自己从前的结发,但这时的崔氏已经被泥瓦匠休去,俨然变成了讨街乞妇!
  甲:这回是男休女,是人家辞了她!
  乙:一但崔氏发现了自己从前的丈夫,便拦马跪前苦苦相求,要求前夫再次将她收留!
  甲:一个太守,一个黄脸婆,身份不一样!
  乙:朱买臣见后非但不从,反而还要羞辱崔氏一番,竟然拿盆清水泼于马前,欺骗人家,让人家非将地上的水收起,才能答应人家要求,逼的崔氏最终无奈,撞石自死!
  甲:完了?
  乙:完了,剧情就是这样!
  甲:那我问你,你觉得这出戏的中心议题是什么,它想对观众反映的是什么?
  乙:按我的理解,它想应该告诉人们的就是对爱情要同甘共苦,善始善终,不能只图一时富贵,所以本戏就专门刻画了崔氏这样一个势利小人形象!
  甲:就这些?
  乙:就这些!
  甲:很好,那么我再问一问伱,你对崔氏这种人的人格还有没有异议?
  乙:啥异议?
  甲:换句话说,就是你发现在崔氏这种人的身上还有没有可取的地方,有没有优点?
  乙:你让我在她身上找优点?
  甲:对!
  乙:我找不出!
  甲:真找不出?
  乙:真找不出!
  甲:亏伱还对人家评论一番,一点优点也找不出?
  乙:找不出!
  甲:敢情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看人只看短处,不看长处,那我问你,崔氏是怎么死的?
  乙:被丈夫羞辱死的!
  甲:对了,这就对了,这就是她的优点!
  乙:这叫啥优点?
  甲:最起码人家还能知道什么叫羞辱,知道脸热,知道心跳,反过来再拿伱与他相比,你的人格比她就逊色多了!
  乙:敢情我的人格还不如崔氏?
  甲:你自己想想,你还能同人家比较么?
  乙:我怎么就不能?
  甲:因为你既然不能发现人家身上的羞辱感,才证明伱自己就不知道什么叫羞辱,一样的场合,人家崔氏知道自己受到羞辱,撞石身亡,而你呢?
  乙:我怎么啦,啊,就为了一盆清水?
  甲:你不能,因为你不知道羞辱,看人家为了一盆清水死了,你呢,给老婆端盆洗脚水,不小心洒在地上,洒也就洒了,她让你收,伱就收,处境比人家也强不了,一边捧还一边求饶:下回注意就是!
  乙:你听听!
  甲:以为自己在台下看人家热闹,飞长流短,说三道四,不知道人家在台上也看你,伱看人家好势利,人家看你不知羞耻,告诉你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乙:完,我这还上了崔氏的圈套了!
  甲:就这种人格,还批评人家势利,两个人说相声,总得有逗哏捧哏的,我刚在说句马前泼水,他就在那;<马前泼水>我知道!你知道什么?
  乙:我不知道,就让伱自己说!
  甲:讲了半天不还是我说!
  乙:我这不碰上崔氏了么!
  甲:我们新编这部马前泼水的主人公崔氏,同你一样,也是个不知羞耻的角色!
  乙:你就说她,别说我!
  甲:我们以前看戏,表现的不是崔氏在朱买臣马前受辱自绝了么?这回她没有,表现的就是她苏醒后的生活!
  乙:胡编乱造!
  甲:说崔氏自杀未遂,等她再次醒来,睁开眼一看,发现眼前石头上正贴着一张西门药业公司的招聘广告!
  乙:多新鲜!
  甲:也就是这条小广告在后来竟转变了崔氏的人生态度,最终做起了促销员职业!
  乙:敢情这小广告还真有用!
  甲:知道那西门药业的老板是谁么?
  乙:德国西门子?
  甲:你猜错了,西门庆,西门大官人!
  乙:西门庆啊,我说那广告贴的不是地方,那可不是好东西,做人你的离他远着点!
  甲:别看人家人品不好,生意可大了,格外就是人家那性福药业品牌!
  乙:要说幸福二字,家庭幸福,社会和谐,还有点人味!
  甲:性别的性!
  乙:性别的性,啊,性福?嘿,多不要脸!行行,你啊,先别扯西门庆,就说<马前泼水>!
  甲:说这回朱买臣走在赴任的路上,见有人突然拦在马前,等他仔细一看,你说是谁?
  乙:前妻崔氏!
  甲:这崔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连你都认识,他就生不认识,再说那天也亲眼见她明明撞死了!
  乙:不是人家后来又苏醒过来了么!
  甲:哎呀,你没见她着装这暴露,就是从这到这多少还有点遮掩!
  乙:人家那叫露脐装!
  甲:还有个露脐装?
  乙:叫露骨装也行!
  甲:穿露脐装也行,可你的讲点卫生,你看肚脐眼存的那堆黑泥?
  乙:插花都活了!
  甲:没见脸上描画的那颜色,赤、橙、黄、绿、青、蓝------
  乙:就差紫了!
  甲:比紫还多三种颜色!
  乙:那也不叫人脸,叫调色板!
  甲:再说人家那身段也变了!
  乙:啥时候还不变!
  甲:前面胸脯这突出,后面屁股这突出?
  乙:那叫曲线!
  甲:还就是给她做隆胸的那家医院资质太差,生在一边产生效果,前面左边鼓,后面右边鼓?
  乙:那还是人形吗?
  甲:这回朱买臣可纳闷了,说不认识,好象还在哪见过!
  乙:也是夫妻一回!
  甲:这是个什么东西,说是人人堆没有,说是鬼比鬼还难看!
  乙:你说难看,人家自己却觉得够酷!
  甲:没等朱买臣开口,人家先说话了,一张嘴先叭的一声!
  乙:咋还叭的一声?
  甲:嘴里含块口香糖!
  乙:说话伱不先抠出来!
  甲:伱猜她先说的啥?
  乙:要求再婚!
  甲:亏你老朱想的美,顶多你也就是个国家务员,连我们家那搞房地产的老板------
  乙:那泥瓦匠变成房地产开发商了!
  甲:对,连开发商我都把他休了!
  乙:这才叫蒙古语翻着说,谁不知道是泥瓦匠休的她,真能撒谎!
  甲:谁撒谎了?
  乙:你撒谎了!
  甲:撒谎脸热,伱见我脸热么?
  乙:你还真不知脸热!
  甲:我先告诉你老朱,你不要有一点非份之想,我并不是向你来求婚?
  乙:那是做什么?
  甲:我只是想利用你现在的身份,同伱寻求商业合作,达到共同赢利!
  乙:就是官商勾结!
  甲:你还不要装廉洁,你的职务是通过什么手段谋取的,别以为不知道!
  乙:她能知道什么!
  甲:但凭你的名字,就足以暴露出你的肮脏本质!
  乙:名字咋了?
  甲:过去叫朱买巨,按现在的意思也就是朱买官!
  乙:这叫啥道理!
  甲:我现在已是我们遮羞公司名正言顺的形象代言人!
  乙:刚才不还性福公司么?
  甲:性福公司让政府给关门了!
  乙:早就该关了!
  甲:我们不会再换个名字!
  乙:挂羊头卖狗肉,那伱这遮羞公司经营什么?
  甲:就是让你使用了我们的产品后,效果争取能达到男不知羞耻,女不知害臊!
  乙:简单的说,就是不要脸了!
  甲:回答的真好!
  乙:这人要是能活到不知羞耻,那活着可是轻松多了!
  甲:只为了一个羞耻,伱说前些年它坑害了我们多少姐妹!
  乙:敢情还不是她一人?
  甲:有部京剧叫<大劈棺>你知道么?
  乙:这谁不知道,讲的就是庄周得道回乡,为试探妻子田氏贞洁,伪装病死,再幻化成一楚国王孙,田氏见王孙貌美,顿生爱慕拟嫁之,洞房中王孙装病,声言只有得七七四十九天之内死人脑髓方可治愈,田氏忙掘墓劈棺取庄周脑髓,庄周突然跃起,责骂田氏,田氏羞愧自杀!
  甲:那田氏就是我表姐!
  乙:最不要脸!
  甲:她是怎么死的?
  乙:羞愧死的,那哪是你表姐,就是你亲姐!
  甲:还有那段<天河配>戏中的主人织女,民间也称七星娘娘,专门负责编织天上的云彩,地上的情侣!
  乙:咱就没机会遇上!
  甲:她要是不忌讳个羞耻,能嫁给人间的草根青年牛郎么,人家的社会地位多高,王母娘娘的外甥闺女!
  乙:还落个两地分居!
  甲:不就是因为姐妹几个下河洗澡,碰上牛郎耍流氓把人家衣裳给藏了起来,害羞不敢回天庭!
  乙:敢情她若来个裸体飞天就好了!
  甲:自从我们的产品进入市场,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比如在水浒市场上!
  乙:那的看过<水浒传>才了解!
  甲:<水浒传>中是有个潘金莲么?
  乙:这谁不知道!
  甲:这就对了,人家那里通过我们的促销活动,现在已把男学西门庆,女学潘金莲开展的轰轰烈烈,紫石街已改变成潘金莲大街,狮子楼前建起了西门庆广场,最有特色就是人家那里的公共厕所,已经发展到男女共用的地步,两个人往那一蹲;我说大哥,我这可是等你半天了!
  乙:等他干什么?
  甲:忘带手纸了,把手纸借给我一块,明天还你!
  乙:你听听!
  甲:格外是听了王干娘的促销报告,多少人都麻木的脸不知长在哪里,没见潘巧云那一脸的怨气;同是出现在一部著作,一笔写不出俩潘字,本来我同潘金莲就是亲姐妹,人家当今就能取得这么高的荣誉,名利双收,资产上亿,粉丝成群,丈夫高达四十六任!
  乙:比美国总统多一任!
  甲:实际我的功夫一点也不比她差,她勾引的是大款,我这活计可是和尚,你说这和尚讲究的可是六根清净,四大皆空,七情六欲全没有,让我勾引着有多难,都怨那该死的武松和石秀,害了我们姐妹红颜薄命,不然武大同石秀不还多做几年连襟!
  乙:他俩咋还连襟?
  甲:人家自己不说同潘金莲是姐妹么!
  乙:要这么说西门庆同裴和尚也是连襟!
  甲:那当然没错,连武大同西门庆都是连襟!
  乙:从一个媳妇论啊?什么玩艺!
  甲:根据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职业和市场需求,我们公司最近又研制出了以下产品!
  乙:还没忘记促销!
  甲:大姐用了我的遮羞丸,保你变的会赚钱!
  乙:钱也不是干净钱!
  甲:妹子用了我的遮羞散,保你学会傍大款!
  乙:大款也不是好大款!
  甲:当官用了我的遮羞散,吃人家不知是嘴短!
  乙:都吃麻木了!
  甲:还有------
  乙:怎么全是这些,下台去吧!

 


分享到: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