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文章正文
棉袍记(相声)
作者:汪景龙    发布于:2017-03-03 08:55:23    文字:【】【】【

相声                                                                       
                                                                                棉袍记

 

  甲: 感谢各位观众,听我们师徒的相声,听说今天的观众层次很高,我那徒弟还要换一下行头,马上就来!
  乙: 感谢各位观众,向大家问好了!
  甲: 看我徒弟这打扮----?
  乙: 怎么啦?
  甲: 哪弄来的?
  乙: 家里啊,老北京人了,谁家不称几件老玩艺,就伱那师母收藏的!
  甲: 伱奶奶!
  乙: 对啊!
  甲: 就伱那个格格奶奶?
  乙: 对啊!
  甲: 伱给我站直了!
  乙: 站直了!
  甲: 形象么,挺胸,抬头,别动!
  乙: 知道了!
  甲: 再闭上眼睛?
  乙: 是!
  甲: 哎呀,看我徒弟这形象,看看哪家企业需要形象大使!
  乙: 谢谢了!
  甲: 这形象多好,就差这口气了!
  乙: 师傅,您是说徒弟这气质还不行?
  甲: 我没说不行,这形象多好!
  乙: 谢谢师傅!
  甲:今天是咱们师徒俩为大家汇报表演,你啊,千万別出丑!
  乙:我听您的!
  甲: 你啊,再离我远些,别太挨近!
  乙: 为什么?
  甲: 我害怕!
  乙: 师傅,您怕什么,我又不是死人!
  甲: 谁说你是死人,伱问问观众,这象死人么?这打扮多好!
  乙: 师傅,您说过去人这衣裳,它为什么连扣子都不缝?
  甲: 这对,民俗么!早时候他们热河都是这风俗,这东西都不缝扣子,讲究的是用青线系!
  乙: 用青线系?
  甲: 对,用青线系,他活多大岁数,就数出多少条青线!
  乙: 多新鲜,敢情这活人还有知道自己能活多大岁数的!
  甲: 你是不知道,到时候他不就有知道的!
  乙: 听着还是有点糊涂, 师傅,您说我这衣裳它还有个毛病!
  甲: 啥毛病?
  乙: 这好好的衣裳,衣襟怎么还被人故意剪去一角?
  甲: 对,这不叫毛病,民俗么,都是活人故意留下的,意思就是你给活人留下点,不能全带走!
  乙: 师傅,您说这过去的人也怪,好好的衣裳他生要故意剪去一角,那不冷么?
  甲: 冷?不冷!过去的人了,他还知道什么是冷!
  乙: 师傅,徒弟还是糊涂,不信您问问观众,这过去的人就是思想再简单,他也不能麻木到连冷都不知道,再说他都不知道冷,伱说还把它做成棉的啥用?
  甲: 对啊,他就这么简单,你说还给他穿上棉的啥用!
  乙: 师傅,我是问您呐?
  甲: 看见伱这大袍,到让我就想起当年我那师傅来了!
  乙: 我爷爷,艺名活张飞!
  甲: 你不知道当年我们做艺人那个难啊!
  乙: 做艺人有什么难的!
  甲: 没见当年你爷爷在赤峰-----!
  乙: 师傅,您许不是蒙我啊,谁不知道我家可是老北京,祖上做了多少辈子旗丁!
  甲: 可你爷爷当年可是去了赤峰!
  乙: 也沒准,早时可是有这说法,西口至东口,骆驼客从赤峰走!
  甲: 对了!
  乙: 咱爷们,超前,从那时就知道去西部谋发展!
  甲: 超前?
  乙: 师傅,我再问您,我爷爷当年他去的国企还是民营?
  甲: 国企不是,若按当初你爷爷的说法,讨吃三年,给官不做,一定是民营!
  乙: 敢情还是民营,您说当年我爷爷他咋就偏偏去了赤峰呢?
  甲: 伱不知道,那时的赤峰有多热闹,蒙汉杂居,乍一开阜-----
  乙: 噢,敢情我爷爷放着在北京的好日子不过,就是为了去凑热闹,没根据!
  甲: 怎么就没根据?
  乙: 也有可能,艺人吗!哪一个艺术家不得到民间去挖掘生活,深入生活!
  甲: 挖掘生活,深入生活?也对,那时候他不挖不掘还真是无法生活!
  乙: 文艺工作者嘛!
  甲: 没见当时赤峰哈达街那热闹,什么三教九流,津汉利团------
  乙: 三教九流?
  甲: 对,行话啊!江湖么,你象算卦的,数嘴子的,卖假药的,跑马解变的-----
  乙: 还是听着别扭!
  甲: 还有那些井市无赖,地痞流氓,杀人越货的,逃荒躲债的,全集聚到那里,这人一多,消费就多,服务行业就要跟得上,干啥不是买卖,嫖娼,睹博,贩毒,铸假钱-----
  乙: 停,停,说了半天我爷爷就是做这个的?
  甲: 没有,就凭咱爷们儿的特长,还能干这些!
  乙: 我爷爷有特长?
  甲: 对,他有特长,胆大!
  乙: 艺高人胆大!那我爷爷当时从事的是什么职业?
  甲: 就伱爷爷那职业,待遇高,住着公寓------
  乙: 还有公寓?
  甲: 每天一块钱头钱,往头那一缴!
  乙: 怎么还往头那一缴?
  甲: 物业费,份子钱也行,今天我抬你了,明天没准就得你抬我!
  乙: 伱就说我爷爷他到底是什么职业?
  甲: 那职业好,惊险,刺激,专门于魔鬼打交道!
  乙: 侦探?
  甲:  不是!
  乙:  警察?
  甲:不是!
  乙:我想起了,是中共地下组织?
  甲: 对,是于地下有关,也有组织,就是于中共不沾边!
  乙: 那是啥职业?
  甲:没见你爷爷当年他们生意那红火,老人家也就是在那年同你奶奶结的婚!
  乙:企业效易好,个人收入高,谁还不该娶个老婆!
  甲:闹鼠疫了,那一阵子就死了好几千人!
  乙:这和我爷爷有啥关系,他又不娶死人!
  甲:抬啊,埋啊,挖掘,深入,谁家死人不赶急向外抬,有的还带着气,埋浅了不行!
  乙:不活埋么!
  甲:怕传上啊,伱想那疫情严重时谁还管伱年老年少,大闺女,小媳妇,谁染上不死!
  乙:这还真是!
  甲:这一天就抬出三十多个,刚吃晚饭,帮主又来分配工作了!
  乙:怎么还帮主?
  甲:叫业务经理也行,进门就喊;都想挺尸了,又来活了,谁肚子饿,赶紧去六和铺,五贝勒府家的三格格,也传上了,长的俊俏呢,埋好了回来,荞麦面管饱,每人外加一块钱!
  乙:师傅,您停停,这格格谁不知道早年都是京内的主,她怎么还跑到赤峰去了?
  甲:伱是说这格格就不允许去赤峰?
  乙:我不是说不允许,听着稀罕!
  甲:你想啊,那些年接二连三的什么张大帅,吴大帅全进京了,狗吵架一样,谁不想自己也去格格一回,何况你原来的格格,格格了这么多年,还没格格够,再说那塞外的亲王也有的是!
  乙:伱听听!
  甲:天黒了,几个人抬着格格往山上去埋,抬不动!
  乙:千金么!
  甲:下雨路又滑!
  乙:全摊上了!
  甲:抬不动伱爷爷就用肩膀顶住棺材堵头用力扛!
  乙:是够累人的!
  甲:扛着扛着就听格崩一声------
  乙:怎么啦?
  甲:哎呀,我的妈哟!几个人撒腿就跑,哗啦提灯也灭了!
  乙:那我爷爷呐?
  甲:他跑不了了!
  乙:完!
  甲:棺材堵头开了,那死格格出溜一下,就从里边串了出来!
  乙:多倒霉!
  甲:还正钻进你爷爷怀里!
  乙:怎么就这么巧!
  甲:她还一把生将伱爷爷的脖子抱住了!
  乙:不把人吓死!
  甲:接着就听到那格格一口一声的呼救;大哥救命,大哥救命-----
  乙:哪成的事!
  甲:吓的伱爷爷也赶紧求挠;祖奶奶,祖奶奶,你先松松手不行吗------
  乙:抱的还怪紧的!
  甲:伱爷爷还是接着;祖奶奶,你先饶我一命,你要是把我吓死,谁还能救你的命!
  乙:狗咬马猴两害怕!
  甲:到这时伱爷爷才听清那格格的呼唤;大哥,求你了,你别跑,别丟下我不管,你要是能救我一命,以后我给你当媳妇还不行嘛!
  乙:腿都转筋了,还往哪跑!
  甲:给我做媳妇,嘿!
  乙:敢情还有这份艳遇吶!
  甲:我不跑,伱松手吧,等我找个亮!
  乙:还找亮干啥?
  甲:看看格格长的啥样啊!
  乙:他还真有这份心思!
  甲:等你爷爷划根火柴,借亮一看,没见格格长的这标致,是要眉目有眉目,要身段有身段,旗袍往身上这么一裹-----
  乙:格格么?白捡个媳妇,领着回家吧!
  甲:回家,往哪回?
  乙:不是说有公寓么?
  甲:公寓是有,可人家那是集体公寓!
  乙:集体公寓怕什么?
  甲:大筒子屋,条山炕,中间挂个吊死鬼灯,黑天白天全点着,百十号人,一个面目,做什么的都有,扎大烟的、抓虱子的、揭疮疤的、支色子压宝的-----,伱来他走-----!
  乙:不整个一个贫民窟么!噢,敢情原来我爷爷是做丐帮的?
  甲:没有,没有,凭咱爷们能做这个!
  乙:那我爷爷是做什么的?
  甲:杠行!
  乙:杠行?
  甲:对,杠行,四杠,八杠,十六杠,三十二杠,最多六十四杠,抬了埋,埋了抬,你不说挖掘深入么?就这么挖,就这么掘!
  乙:行了,行了,敢情我爷爷做的就是个专门伺候死人的行当!
  甲:收入高啊,凡是死人的,大到官府衙门,小到街巷倒卧,饿死的,冻死的,谁家不死人,全是他们业务,给钱,没钱管饭,有时还有额外补助!
  乙:还有额外收入?
  甲:对啊,你象横死的,犯死刑经法场的,无尸主领尸了,把衣裳一剥,血迹一洗,回来弄点煮灰一染,弄成个灰不溜秋颜色,拿到估衣摊上卖了,把钱往自己腰带一装,灰色收入!
  乙:敢情这灰色收入还是从这开始的!
  甲:有时手头太紧,白天把棺材埋了,黒天再去扒开,看看人家腕上还带只银手镯----
  乙:不盗墓贼么?行,行,你就先说说我奶奶怎么啦?
  甲:就伱那个死奶奶!
  乙:怎么还死奶奶?
  甲:不,活奶奶,等伱爷爷把她领到公寓门口,弯腰挑开门帘!
  乙:有多恭敬!
  甲:说了声;格格,请入住吧!
  乙:还真够客气!
  甲:等你奶奶发现里边的情景,那是说什么也不敢迈步!
  乙:根本就无法进入!
  甲:不是有一句成语叫格格不入,就是这么来的!
  乙:真让人长知识!
  甲:就你那个活奶奶,可把伱爷爷折腾死了,实在无处安排,你爷爷才领她又回到北京!
  乙:还是回北京发展好!
  甲:敢情伱爷爷还真摊上几天好日子!
  乙:尽受罪了!
  甲:北京解放了,穷苦人那个欢乐啊,你爷爷又进了曲艺团,艺术也有了长劲,观众也喜欢!
  乙:有生活了!
  甲:要说人这命啊!
  乙:又怎么了?
  甲:谁知好景不长,偏偏又遇上文革了!
  乙:文革又怎样?
  甲:象你爷爷经历这样复杂,造反派揪出的第一个专政对象就是他!
  乙:不就是埋了两天死人!
  甲:批判大会上,造反派张口就问;老实交代,当年你亲手埋葬了多少阶级兄弟?
  乙:他咋回答?
  甲:埋葬多少,我难数的清!
  乙:有这样回答问题的吗!
  甲:一点无产阶级感情都没有,死了那么多阶级兄弟,伱就一个也没有救活?
  乙:他又不是医生!
  甲:怎么就沒有去救,我家那格格呢!
  乙:对啊,那格格呢!
  甲:格格,格格是资产阶级产物,这更说明了你的资产阶级反动本性!
  乙:有这么污蔑人的吗?
  甲:结果造反派当场宣布;做为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对象,认罪态度这样恶劣,开除他在曲艺团的一切职务!
  乙:又下岗了!
  甲:完了,又瘪子了,死瘪子!
  乙:多闹心!
  甲:别说政治生命,工作单位没了,连基本生活也没了保障,本来刚刚建国,国家基础薄弱,商品全是计划供应,粮票,布票----,从前一张嘴好对付,现在是十张嘴,这一窝八口怎么活!
  乙:怎么还一窝八口?
  甲:伱爹刚八岁,下边还有七个兄弟!
  乙:加一块八个,敢情这些年我奶奶肚子就没有闲时候!
  甲:还有个老九沒生呢!
  乙:夫妻感情多好!
  甲:早上伱爷爷上班一走,那格格就嘱咐;老板,面袋子光了好几天了,煤球剩下不是三块就四块!
  乙:还老板呢!
  甲:老九恐怕就是这几天的月子,连个盖的都没有!
  乙:多闹心!
  甲:刚挨完批判,从团里出来,你爷爷他不敢回家啊!
  甲:胆呢?
  甲:他就觉得对不起家里那格格,人家格格那是啥身份,当初给个师长都没嫁!
  乙:有多难!
  甲:他就在大街上来回转,手里拿着十块钱!
  乙:还就这十块,花净还没了!
  甲:走投无路,这大个北京城就没个自己落脚的地方,百塔寺、马市桥----!
  乙:不回家格格也惦记!
  甲:走着走着,他抬头这么一看,伱说到哪了?
  乙:我哪知道?
  甲:四牌楼!
  乙:四牌楼我知道,四牌楼东,四牌楼西,四牌楼底下卖估衣,早先老北京的估衣摊子全撂在那!
  甲:伱爷爷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乙:看见啥了?
  甲:看见啥了?连你爷爷自己也纳闷,天无绝人之路,怎么就转到这里,这是啥时候,还能捡到这么大个便宜!
  乙:这还有啥好东西!
  甲:怎么没好东西,他发现地摊上放着件蓝棉袍!
  乙:蓝棉袍!
  甲:你爷爷对那玩艺最熟悉,湊湊乎乎,走上前去,躬身问上了;掌柜的,这棉袍要多少钱?
  乙:多少钱?
  甲:掌柜的也急忙回答;先生,不瞒您说,一看您就是个识货的主,您要成心要,就给五块!
  乙:还真不贵!
  甲:五块钱!就这东西还有这样叫价的?
  乙:嫌贵!
  甲:先生,您再看看,我这可是里面三新,管袄面就得一丈二尺布,蓝布五毛钱一尺,你算算多少钱,我这里子棉花不算,您就算花一面的钱不行么?
  乙:够说理了!
  甲:别以为我眼睛有毛病,还尽听伱的了,底襟剪去这一角呢,你咋不提,打开剪子就是旧货,就给伱三块!
  乙:还砍价呢!
  甲:先生,这哪成,不然您看这样,您多添一块,我少花一块,就四块,不行嘛?
  乙:够便宜了!
  甲:我多添一块,凭什么?我的钱就那么不值钱,看你这买卖是不想做了!
  乙:有这么说话的嘛?
  甲:哪弄来的?连谁家的我都知道,二十年前我做剩下的,不信-----
  乙:不敲诈么?
  甲:给,给,你这不成心搅生意,算我遇上了,认倒霉!
  乙:白捡个便宜!
  甲:伱爷爷夹着棉袍赶紧回家!
  乙:见格格去吧!
  甲:走到家里,见到伱奶奶就赶紧喊;死格格,看,我今天给你买了件新大衣!
  乙:还死格格!
  甲:大衣,哪买的?
  乙:四牌楼呗!
  甲:什么四牌楼,嗯,王府井商场!
  乙:不撒谎么?
  甲:多少钱?
  乙:对啊,多少钱,看他咋回答!
  甲:嗯,也得五六十吧!
  乙:价位还没定准!
  甲:等伱奶奶接过衣裳这么一看,脸都气歪了!
  乙:谁不生气!
  甲:你给我扔出去,给我扔出去!
  乙:扔出去干么?
  甲:伱以为我不知道,伱还王府井商场,才几年不沾染这玩艺,又犯隐了,你不害怕我害怕,我嫌它脏,伱知道那是在什么人身上扒下的!
  乙:不就是一件棉袍嘛!
  甲:你就不怕人家的魂晚上来穿它,日子这样锁鬼祟,伱还故意往家中招引这玩艺,西院白家媳妇上吊死了,许不是人家的?
  乙:多迷信!
  甲:你爷爷又瘪子了,朝着伱奶奶紧求饶;死格格,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看这钱也花了,你就先饶我这一回,伱若不想用,就留下我自己用还不行嘛!
  乙:也对啊!
  甲:你自己用?好,伱等着,我就让伱看看,伱自己怎么用?
  乙:就自己用,看她还咋地!
  甲:晚上睡觉,伱爷爷就把它盖在自己身上!
  乙:就得自己享受了!
  甲:睡到半夜,你爷爷就觉得自己怎么这样浑身发凉!
  乙:不棉的么?
  甲:等伱爷爷打开灯一看;哎哟,我的妈哟------
  乙:又怎么啦?
  甲:没把你爷爷吓死,眼睛瞪的和铜铃那么大,那棉袍就自己直挺挺地站立在炕角呢!
  乙:敢情还真是有人穿它来了!
  甲:是啊,哪有衣裳自己站起来的!
  乙:谁让他尽和鬼神打交道!
  甲:其实还不是!
  乙:咋还不是?
  甲:你奶奶干的!
  乙:咋还赖上我奶奶了?
  甲:是她想吓唬吓唬伱爷爷,黑下趁着伱爷爷睡着,拿木棍故意将棉袍支立在炕角,逗着玩呢!
  乙:有这样逗着玩的吗?
  甲:伱爷爷可当真了,给吓出毛病来了!
  乙:啥毛病!
  甲:眼睛闭不上了!
  乙:眼睛闭不上了?
  甲:白天黑夜全睁着,睡觉也合不上!
  乙:就这么个活张飞?
  甲:对了!
  乙:那棉袍呢?
  甲:不在伱身上穿着吗!
  乙:啊!


分享到:
    
上一篇: 过关(相声)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