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水上锦山
作者:刘泷    发布于:2013-11-30 14:51:32    文字:【】【】【
  采访出车祸之虞,让我从赤峰搬回锦山。在寂寥的日子,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从此门前有了一脉绿水。在岁月的流淌中,绿水潺湲我的眸子,滋润我的心田,温暖我的心房,是我生活的慰藉。
  这绿水是锡伯河的一段,在潺潺地流,经过橡胶坝的过滤,不卑不亢,不急不缓,总是从容地驻足,从容地向前,让锦山氤氲在水中,让锦山享受大自然的惠泽,从而多几许水韵少几许躁动。
  是啊,一个地方如果有了水,就有了灵性,有了一种袅娜温柔的气势。这种南方水乡的气息,呈现在塞上小镇,很妩媚也很难得,有如银杏落户北方的矜持与贵气,它可以让在此居住的人多了一些柔情,少了一些粗蛮。
  由此,我对水上的锦山,对锦山的碧水,便有了一些心仪、留恋和享受。
  从我家住的楼房上向下看,锡伯河的橡胶坝不知道有几条,但看到门前的锡伯河有七畦水池。那是上游澄澈的锡伯河被橡胶坝和水上横渡的飞桥分割的结果。这些水畦,有些南方水塘的旖旎,尽管没有水牛的眷恋和莲荷的铺张,却有南方水塘的恬静与风情。白天,云彩在舒卷,浪花在飞溅,天的蓝携手水的蓝,阳光的浏亮媲美岚气的潋滟,而且,水鸟呀燕子呀白云呀,俨然农夫,在水面深情地耕耘,是一种劳动的美,自然的美,和谐的美,妥帖的美;入夜,两岸的路灯、楼上的霓虹和天上的星星以及星星手执的灯笼——那枚或圆或缺的月亮,皆滚落在水畦里,宛如七仙女,在七个水畦俏皮地沐浴俏皮地嬉戏和荡漾,月朦胧鸟朦胧,让水色锦山有如仙境有如禅意。
  站在楼上看诗意的锦山浏览诗意的河水,用耳朵和目光去聆听和抚摸锡伯河水。于是,那绿水幽幽的声音、袅袅的身段和悠悠如同岁月的步态,在我的意识里复活和奔逐,花明雪艳。
  油然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也是,我站在楼上看绿水,云站在天上看我。由此,地上是人,人上是天。曼德拉说过,人们一思索,上帝就发笑。人做事,天在看。应该说,天是公正的。
  那天,去水上公园漫步,在河畔,明媚的阳光下,蔚蓝的天宇下,有个粉妆玉琢的女孩子,在大人目光的呵护下,扶着岸上的栏杆,蹒跚学步。她呵呵地笑着,那样天籁和纯净,像孩子的心灵。她干净的笑声混同于流水,仿佛河流发出的声音——以河流为弦,锦山镇成为一把乐器,被岁月抱在怀中。
  有大人的目光和孩子的身影,锦山就是如此的温情。
  如果说,锦山的白天是激昂或明丽的诗歌,那锦山的夜晚就是另一种境界和况味。天黑了,真正的黑,没有一丝杂质和修饰的黑(这种黑,在纯粹的没有污染的山村有过)。点点灯火,格外温馨妩媚,如写意的水墨荷叶间随意点染一朵朵明艳荷花,墨气飞动,荷香依稀……站在六楼狭小的阳台上倚窗眺望,白天悠然的南山消融在黑里。南山是锦山的一部分,有公园,有野菊,也有歌声。如今它已心平气和,如同进入禅定境界的僧人或隐者,与这静穆的黑夜修睦和谐。风声徐来,蛙鸣起伏,箫音断续,这样的人间天籁在都市里已不复可闻——风声,蛙鸣,箫音,大约只以宁静山水作为一个倾听者的辽阔耳朵?
  水上锦山,是我的家。我珍爱家中的每一个日子和每一个单元。当然,对家园的空气和地表,对这里的水源和一切,都无比珍惜,并且,对其间树木的憔悴和空气中气压低旋时流窜的硫磺味儿,也无比痛惜。
  这些年,由于身体的原因,总有人撺掇我换一个地方去住,比如海滨什么的。我都摇头拒绝了。当然有钱方面的困扰,但对小镇锦山的不舍,是情感最重要的牵绊。黄宗英有一句话,“曾经经历过大海以后,不可能再在小溪里游泳。”
  锦山还有很多的野地、绿地、果树和庄稼,有南山、北山和龙泉寺、灵悦寺。当然,也有高楼时刻在拔地而起,有各种喧嚣的声音尖锐地冲撞耳膜。美国人梭罗在瓦尔登湖畔说:“野地里,隐含着这个世界的救赎。”好在,锦山有绿水,有河畔,有河畔的花草和垂柳,这就够了。

分享到:
    
上一篇: 没有了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