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铁老大
作者:夏业斌    发布于:2011-10-28 15:57:53    文字:【】【】【

  细高个子的新官

  银都站站前广场,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突然,广场西北角有一群人打出横幅,举着牌子,疾步向广场中央走来。长条横幅上写着:“还我公理!还我正义!”

  有的标语牌更是开宗明义,上面大书:“公审国字第一号特大贪污犯牛一守!”

  广场上的人们呼啦一下,把这几百人的请愿队伍围了个水泄不通。观望者有之,支持者有之,看笑话、希望把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的人更有之。

  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人们的情绪开始躁动起来。

  与此同时,在离站前广场不远处的银都局办公大楼内,常委会正在紧张进行。两种意见针锋相对,一种意见认为:广场上的骚乱,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挑起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制造事端,要挟局领导。对这些人决不能手软,必须坚决打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另一种意见认为:广场上的骚乱,是多种诉求的人偶然凑到一起才发生的状况,事先并不一定进行了预谋。他们各自的诉求不同,问题十分复杂,不能一概而论,要区别对待,逐一解决。现在外界对叶梦琦的死因谣传很多,如果采取简单办法强行处理,后果会更严重。

  两种意见都有道理。主持会议的党委书记吴郑之一时难以定夺,经验告诉他,越是困难的时候,越需要班子的团结,越需要沉着、冷静。他略微思考了一下,把党办主任李侦叫到跟前,压低声音吩咐道:“通知公安处,所有机动警力换便衣全部进入广场,以防不测;通知银都铁路地区各站段,严禁铁路职工进入站前广场围观、逗留,铁路职工要识大体、顾大局,坚守岗位;第三,局机关所有非值班人都要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增援银都站;第四,给李局长打电话,请他速从北沟赶回来,关键时刻,他不能缺席一线指挥岗位。”

  李侦领命而去,会议室里气氛骤然紧张,大家发言更谨慎了。

  此时,广场上的人却越聚越多,人们一边呼喊口号,一边涌向了内广场,走在最前面的人群占据了一楼行包通道,行包房被包围了,行包运不动了;在出站口,又有一群人开始翻越栏杆,与车站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眼看一场大骚乱迫在眉睫。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奥迪车鸣着喇叭,从大马路上直接开到了车站内广场。小车还没有停稳,车门就已经打开了,一个细高个子从汽车里钻了出来,快步走到出站口的台阶上。只见他纵身一跃,像“蜘蛛侠”一般敏捷地爬上了前面的大花坛,人们定睛一看,此人正是他们要找的人——银都局新上任的局长李进。人群“呼”的一声,立即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李进站在花坛上,扯开嗓门喊道:“同志们,不要再往前挤了!大家再往前挤,我就会摔下来,我摔死了不要紧,可你们也就没有办法再听我说什么了。如果你们还想听我说点什么,那就请大家安静几分钟,好不好?”(1)

  这样还算老大吗?


  人群渐渐地安静下来了。有人递给李进一个电喇叭,李进拿起电喇叭,按下了电源开关,面向出站口方向大声道:“同志们,今天,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日子:三天前,我们舍己救人的大英雄柴兢同志去世了;半个月前,这个站的原站长离世了;再远一点,49天前,也就是上个月的7号,我们这里又发生了一起旅客列车重大责任事故,有数十名旅客罹难,今天,他们在那边度过了头一个‘七七’,大家在这个时候相约来祭祀他们,我们是理解的,也是支持的。”

  听到李进的电喇叭声,还想往前冲的人都回转了过来。人们寄希望于这个新上任的局长说点真心话,也给他们的行动一个交代。绝大多数讨要工资的人也并不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纷纷转过身来,面向了李进。李进则趁机向大家大声建议道:“同志们,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更好的方式来追忆他们、纪念他们,来追忆和悼念我们在‘11·7’事故中牺牲的烈士和罹难的亲人?”

  “我们要求公审陈六湖!”人群里有人大声回道。

  “陈六湖是部管干部,”李进并没有回避,而是大声向大家解释道,“我们银都局没有权力查他的案子。上级部门对陈六湖的案子是十分重视的,已经派了精兵强将在依法查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所有罪行将公之于众,他将会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

  “你说的话,到底算不算数?”人群中有人不买账。

  “当然算数!”李进一点不含糊。

  李进跳下花坛,爬到了停在花坛旁边的一辆拖车上。他站得更高了,突然看到广场的边上还有人举着要求“铁老大”向J省人民道歉的牌子。他灵机一动,用更洪亮的声音向广场上的人群大声疾呼道:“同志们,你们看,广场上还有人举着‘铁老大’的牌子,要‘铁老大’道歉,大家说说,我们现在还有资格被称做‘老大’吗?”

  人群中没有人吱声。

  李进把手一扬,指向了不远处的银都局办公大楼,大声道:“说实话,我们早就算不上老大了。大家看看,不远处就是我们银都局的办公大楼,这栋大楼是20世纪30年代建造的,早就是名副其实的‘危楼’了,可我们现在还在用,为什么?就是因为没钱建新楼。在银都,在J省,哪里的居住条件最差,哪里的小区设施最落后,哪里就是我们铁路职工的住宅!同志们,我们这样还算老大吗?”

  不知什么时候,一大群身穿铁路制服的铁路职工也站到了人群中。听了李进的话,大家一齐喊:“算不上了!”

  “是的,无论从哪方面讲,事实上我们早就不算老大了,民航和公路的发展比我们快。毋庸讳言,铁路现在穷得很。如果我们有钱,我们的一线职工不会这么困难;如果我们有钱,我们也绝不会拖欠大家的工资!”(2)


分享到:
    
上一篇: 刁兵张晓锋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