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筹码
作者:周寒舟    发布于:2017-05-30 05:52:00    文字:【】【】【

  你握的不是筹码,是被碾碎的感情
  ——NAV

  -01-

  农村的夜里总是静得很,尤其在呼呼寒风刮过的深冬时候,家家户户更是天一黑就闭门谢客,早早钻进温暖的被窝里会周公去了。

  然而老李是怎么也睡不着的,他独自坐在村头的土地庙前。

  再一次摸索着身边的烟盒取烟的时候,轻飘飘的盒子,老李才发现只剩一根了。茫然地看了看地上,一地的烟头提醒他坐得够久了。

  老李把盒子捏皱了扔在地上,点了烟,狠狠地抽了两口,然后拿在手上。

  烟圈弥漫在老李周围,烟头的点点光亮,在黑夜里红得瘆人。

  闺女李妮是上过大学的,虽然这两年村里上学的娃多了,可李妮从小在村里就是出了名的聪明,人人提起来都要说一句“那老李家的闺女能着哩”,这让老李非常得意。

  当年计划生育管得严,可在农村不可能真就只生一个的,毕竟去地里干活很需要劳动力。但连生两个女娃,老李真是挺失望的,况且怕被罚钱,老李媳妇从小闺女一出生就带着她东躲西藏,老李也是跟着胆战心惊。别人都劝他把小闺女送人了好再生一个小子,他也动了心思,可最后还是舍不得,为这别人没少笑话他。躲了三年,老李媳妇才又生了个小子。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时出生证明什么的没现在这么重要,于是老李给两个差了三岁的孩子报了个双胞胎蒙混过关,只罚了一个娃的钱,俩娃就都上了户口。

  那个闺女就是李妮。

  李妮的聪明,不但让从前那些笑话老李妇人之仁(当然他们说的不这么文绉绉,他们说的是像个娘们儿)的人闭了嘴,还让他们羡慕得眼红,觉得老李幸亏当年没送走了李妮,要不然现在看着这么聪明的闺女成了别人的还不后悔死。

  老李也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决定里顶顶正确的一个。

  他甚至老早计划好了,不等李妮毕业,就托亲戚给李妮说亲。要人品好的,要条件好的,毕竟自家闺女长相端正,又有学历,在这附近几个村还是数得上的,说一门好亲事是很有希望的,这样一来,既能闺女不受苦,自家也能跟着沾沾亲家的光。

  可是李妮毕业了,老李心心念念让她去相亲的时候,她却说自己谈了一个男朋友,条件居然只是跟自己家差不多,甚至比自家还差一些。

  老李这些年也改了些原先的暴脾气,为了不显得自己不近人情,他苦口婆心地劝闺女分手,“你看看你大姐,嫁的你姐夫是个厂里上班的,拖家带口的日子也是紧巴巴的,爸也指望不上。你弟弟跟你就差三岁,马上也该结婚了,现在彩礼都要得那么多,咱们家哪儿能拿得出来。你就是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得为这个家、为你弟弟考虑考虑。爸没什么本事,可咱们家这房子好歹是新盖的,爸怎么舍得你去住他们家那个老房子,你说你辛辛苦苦几年,最后就给他家盖个房子又是两手空空,你让爸多心疼。另外,爸不多说,他至少得给咱家拿三万彩礼吧,这是给你弟备着以后结婚用的,爸年纪大了,也干不了重活赚钱,你弟弟还小。这他要是能做到,爸就不拦着你。”

  李妮当时的样子像是听进去了,老李还夸她懂事来着,风风火火地招呼亲戚介绍相亲对象给她,虽说一直没定下来个,可只要不跟那个穷小子拉扯了就好。

  可就在吃晚饭的时候,李妮从单位回来了,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我怀孕了,韩雷的”。

  老李想都没想就给了她一巴掌,骂了一句,一个人气冲冲地出来了。

  当年他都舍不得把她送人,如今难道还能狠下心来让她把孩子打了?这好歹也是自己的外孙,是一条命啊!

  再说了,就算他能狠心带闺女去打了孩子,可若是韩雷那小子原本就存了生米煮成熟饭来要挟的心思,他能那么轻易就放手了?毕竟这都分了三年了,他居然还跟自己闺女有联系,可见是个有心思的。若是他来自家闹腾,自己闺女还嫁不嫁人了,怕是自己也要被笑话一辈子了。

  手里的烟不知啥时候燃尽了,老李被烫了手,才清醒似的甩甩手扔在地上,又用脚狠狠地碾碎了那点子红亮。


  -02-

  韩雷上大学前想他在大学里肯定不会谈恋爱的。

  他家的条件虽说还没有差到拿不出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可毕竟不那么宽裕,哪还有剩余的财力来供养女朋友。爱情对他来说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不,应该说是天上的星星月亮,看看就好。

  可是大一的老乡会上,他认识了李妮。她不算漂亮,可是她很聪明活跃,在一群人中还是十分引人注意的。

  他们相互留了手机号码,偶尔聊天,之后却像是命中注定一般,他们开始频繁地遇见。

  他们是同一节体育课,俩人都选的乒乓球;他们都报名了图书馆招聘图书整理员的兼职;他们回家坐了同一趟车,在车站,他帮她拿行李,她递水给他做答谢;甚至他宿舍的哥们跟她的室友恋爱了,他们出现在同一个饭局上。

  于是韩雷开始热烈地追求李妮,他努力兼职赚钱,然后买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好的都给她,竭尽所能地对她好,终于换来姑娘一句“好”。

  大学四年,他们感情一直很好。尽管室友们已经偶尔和女友出去开房了,韩雷却最多只是敢亲一亲李妮,他的想法还是很传统的。他觉得他们是要结婚的,怎么也得等定下来了才行,另外李妮也不是很开放的人,他不敢冒进。

  然而韩雷怎么也没想到,毕业没多久,李妮就提出了分手,她说她爸让他把房子盖了,再拿3万彩礼,否则免谈。

  他问她怎么想,她躲闪着说我也是这意思。

  他愤怒咆哮,最后也只能无奈同意了。家里什么情况,他知道,他一个刚毕业的穷小子,别说3万了,他能先养活自己就不错了。

  可是他放不下她,他喜欢她,还因为她是最合适的结婚对象。他们家庭条件相当,她还有学历有想法,他们聊得来,至少比他妈妈给他介绍的老早就不上学在厂里干活、跟他的认知常识完全不同的姑娘要好得多。

  于是他还是经常跟她联系,对她嘘寒问暖,知道她也一直没有男朋友,他才安心。

  这三年里他也攒了些钱,可是单彩礼就给李妮三万的话,他觉得还是有些多了。

  他家里也不会同意的,母亲说:“她又不是天上的仙女,哪儿有要那么多的,你看看咱村里谁家嫁闺女要3万的。闺女年龄越大越没人要,你慌什么,隔壁家的小子,没钱没势的,不照样勾搭个漂亮妮子,一早就在他们家住着了,先前还闹腾着要分,这不怀孕了,匆匆忙忙就结婚了。雷子……现在不是从前了,生米煮成熟饭,也不丢人了。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办法, 没钱人有没钱人的门路,总归媳妇是能娶到手的。”

  韩雷思前想后,又是一个周末,他半夜去找了李妮。他叫她开门让她进去,他知道她还喜欢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他跟她聊曾经那些回忆,他对她诉说自己的思念,他痛苦地说他不舍得、不甘心、不能想象自己守了7年的姑娘会跟别人睡和结婚生子。

  他去亲吻她,笨拙地占有她,他拒绝戴套,他说不会有什么的。


  -03-

  李妮又一次结束了一场尴尬的相亲。

  对方将自己的家庭条件和家庭成员像是背书一样说了一遍,然后十分自然地说:“我的情况就是这样,你要是同意咱们就定下来,反正我们家是只要我看中了,他们不会说什么的,你怎么想?”

  李妮尴尬地笑笑:“才第一次见面,能有什么……”

  “恩,我知道,那要不你问问你家人吧。”

  李妮笑了笑,匆匆结束了这场见面。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她知道如果让自己嫁给这种人,她会发疯的。

  她非常清楚那人不过是想要一个媳妇罢了,至于对方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不是丑得不能看,只要她愿意跟自己结婚生子安安生生留在这个村里就行了。她不止一次地想问问那人“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除了条件以外的优点可以说一说的?”

  然而最终她还是克制住了,在这个人人默认以条件选对象的大背景下,她可不想公然显得另类。哪怕不能走到一起,也最好留个不咸不淡的印象,别闹崩了传出去,不知道又会被编排成什么样。况且她也没多么清高,否则怎么会跟韩雷分手呢。

  在她的记忆里,从小就是被村里的人逗弄着说“你爸当年要把你送走的,人家不要又给你送回来了”,她被说哭了,那些人还笑她不经逗。后来她学会笑着沉默,不哭不辩解,因为她知道她根本阻止不了那些人。随着年岁渐长,她甚至旁观着她们又开始逗弄其他更小的孩子,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乐趣,却不知道这对孩子是一种最糟糕的最初教育,她真的厌恶透了。

  那时她就发誓她以后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到城市里生活。没有人比李妮更清楚,她才没有什么聪明,不过是想要逃离这儿滋生的一种勤奋罢了。

  然而如今,她才知道,那时有多天真。以她的能力她根本不能在城市买房立足,而她的容貌也没有出色到可以傍个大款,她也从来没动过这心思,那就只能嫁人了。可嫁人也只能选择同样出身的,彼此了解才能彼此不嫌弃,韩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他们还相互喜欢。

  韩雷说要来找她的时候,她其实有种预感,她知道今晚大概不会只是聊天那么简单。

  尽管她不喜欢父亲总是希望她能嫁一个条件好的人家,也不喜欢父亲总是理所当然地觉得她应该为自己的弟弟从自己未来丈夫那儿多争取点彩礼,可是她还是有些认同父亲的话的,穷真的太可怕了,她不愿意一结婚就去跟韩雷一起背债。

  她见过太多了,从小到大,她就是活在一出鸡飞狗跳的生活剧里,而且还是绝对不会被剧透的。她看着自己的父母因为钱吵得天翻地覆,她看着自己的舅舅四十岁的人了还到处借钱,她看着大姐和姐夫又接替了父母的角色,她不敢想象以后跟韩雷结婚了也变成这副面目可憎的形象。

  可她还是喜欢韩雷,所以她没有拒绝他的要求。在他进入她的那一刻,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怀孕了,韩雷会不会就妥协了。她不信他们家真的没钱,只要先把他家的房子盖好,自己以后能不必操心这回事就行;至于父亲要的彩礼,她若是怀孕了不得不嫁,父亲说不定多少也会让步的。

  她很高兴,她想再没有比这个主意更好的了。

  她先跟父亲说的,她想若是父亲让步了,她再去逼一逼韩雷,这事儿就算成了。

  可是,她得到的是父亲的一巴掌和一句“你怎么这么丢人现眼”。

  她平静了一会儿,又打电话给韩雷,说自己怀孕了,韩雷说“我娶你”。

  然而那一瞬间,她却觉察出他语气里难掩的喜悦,没有惊讶,一丝也没有,像是期待已久,她如坠冰窖。

  她挂了电话,无声落泪。


  -04-

  过了一段时间,李妮觉得父亲的态度明显缓和了,可她也想不出来是为什么,只当是父亲想通了,毕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闺女。

  连带的她觉得经常来看她,对她嘘寒问暖的韩雷,也没那么可恶了。她知道他也是没办法,要不然怎么会想着用这样的方法来娶自己呢。

  李妮想,现在这样也不错,改天让韩雷上门来,跟父亲谈一谈嫁娶的事,这就这么定下来了。

  可是当她跟韩雷说的时候,韩雷却支支吾吾的,“要不,再等些日子,等你肚子显怀了,我上门去,你爸不是更能接受我了。”

  李妮冷笑:“合着你就是等我肚子显怀了,没法了,非你不能嫁了,你才有谈价的筹码了?你……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李妮觉得自己还是天真了,她居然还给他找理由,觉得他是爱她犯了混,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如今,她才知道,她终究是没能看清他。

  李妮气呼呼地回了家,却不知道还有更令她痛心的事在等着她。

  原来老李沉闷了几天,却偶然从别人嘴里听说一个有钱的厂长40岁了还没个孩子,这两年一直在村里打听着买个孩子,可这年头人家最多生俩就不再生了,那个厂长就一直没能如愿。

  老李是经历过把孩子送人的年代的,他可不觉得这有什么。他想着这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样一来闺女的孩子可以不打,韩雷那混蛋也别想得逞。

  于是老李也不再数落李妮什么,反而对她关怀备至,私下里也跟那厂长搭上了线。

  这一日,他正得意地跟媳妇说:“我跟那厂长已经谈好了价码,要是生的是个闺女就给5万,要是生的是个小子就给十万,十万哪,你想想,咱儿子的结婚钱一下子就全齐了。”

  李妮听着,一阵眩晕。


  -05-

  李妮一语不发地坐在沙发上。

  老李和媳妇有些不安地坐在一旁。

  韩雷也来了,他看着脸色铁青的李妮,也是有些发憷。

  好半响,李妮才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咱们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以为只有我有用孩子来做筹码的心思,原来你们比我的心思更深呢,咱们谁占了上风……呵呵……”

  李妮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拍在桌子上,“体检单,单位上周刚组织的,看看吧。”

  老李和韩雷对视一眼,老李先抢了,韩雷也跟着凑近了看。

  看完了单子,老李和韩雷都是一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表情,哀哀地瘫在那儿。

  “我没怀孕,只是我太紧张了,月经失调推迟了而已。”

  李妮说完,不看两个人,径直拿了包走了。

  我们都以为握有筹码,可实际上呢,不过是丑陋心思下一场鲜血淋漓地较量。

  (周寒舟)


分享到:
    
上一篇: 祖母的季节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