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我有一个老朋友,她只有一个朋友
作者:快乐草原网选    发布于:2017-06-24 07:37:48    文字:【】【】【

旧人丨我有一个老朋友,她只有一个朋友


  长久以来,不过是你举着旗帜
  我做了炮灰
  ——NAV

  -01-

  我有一个老朋友,她只有一个朋友,但她现在的朋友并不是我。

  这事情我得慢慢说,免得大家误会,觉得是我抛弃了她。

  我和她相识在一片乌烟瘴气的不法地带。在那里,有奸佞阴险各种放冷枪的小人,也有敢于接受左轮决斗的正义镖客。有无所事事喝了酒牛皮吹得比天大的市井小民,也有靠着屋顶的烟囱默默吹着口琴却实力非凡的高手。

  在这样一座荒漠之城里,无论城墙外的风沙有多大,城内的人们总是不得知。他们往往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晓。

  然而我却小心翼翼地活着,时常把自己放在秤上掂量掂量,以至于不会被万枪齐射,死得太惨。

  于是,当有这么个完全不怕所有人与她为敌的家伙出现时,我突然觉得,和这么个人认识交个朋友,也是蛮酷的。


  -02-

  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她,我觉得还远远不够。

  她曾不止一次在与别人决斗前,一次次地转过头来质问我,当时她唯一的朋友,“老子这几年毙了多少高手,我会怕他?!?!”虽然我知道她的本事也不差,算个天才人物,但我还是每次都劝她“你毙掉的那些个所谓的高手,真的就是吹出来的假高手而已。”

  然而你想凭一张嘴拦住她,根本不可能。好在,到目前为止,她碰到的所有跟她决斗的“高手”都是假的。依她的枪法和灵活,她基本没有受过伤。

  是的,基本没有代表着,她有被打败过。为此她身上永久留下了三个伤口。


  -03-

  在认识我之前,她认识了三个人。三个强大到足以让她抱大腿、喊崇拜的英雄级别的人物。而她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其她所有人,都带着她特有的傲娇的气势去鄙视。虽然她说把我当朋友,我也真心把她当朋友。

  第一个人和她交手时,跟她讲了一个故事。那故事是如此梦幻不可捉摸,优美动人。就连她这个从来没时间听别人故事的人,都饶有兴致地听了起来。然而,讲到一半,对方说,“想知道结局吗?”

  她木怔怔地狂点头,“说说说。”

  “那你得先接我一枪。”话音刚落,对方就朝她左膝盖开了一枪。

  她跪服,从此抱那人大腿。也经常让我也跟着她去那人弹吉她的大树下,围观一波,听一段游吟诗人的故事。


  -04-

  第二个跟她交手时,她发誓绝对不听对方胡扯什么故事。对方要是废话,她就干死他。

  然而,对方给了她一只猫咪。那只猫是如此的黏人,在她怀里,各种撒娇耍赖,还会抬起头来各种舔她的脸,鼻子,还有耳朵。舔得她对究竟什么是真感情毫无概念的她,心里都直痒痒。而猫亲吻她的嘴时,她彻底融化了。

  对方问她,“这只猫,你想要么?”

  她爱心泛滥地点头“要要要。”

  “那你得先接我一枪。”话音刚落,对方就朝她右膝盖开了一枪。

  她跪服,从此抱那人大腿。也经常让我跟着她去那人养猫的花园里体验那甜到腻的舔啊舔。


  -05-

  第三个人就更厉害了,跟她交手时,什么也没做。直接朝她心上开了一枪。

  你以为她死了,当然没有。

  只是从那以后,她就成了对方甩也甩不掉的尾巴罢了。对方对她从猫那里学来的黏人,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天他在无声的屋顶跟我讲起,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放荡不羁爱作死,潇洒自由爱上我的人。从来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只是崇拜我,却从不跟我恋爱做羞羞的事情。我这,我要这尾巴有何用,我要这小猫又如何?”

  从此我明白了一个很深刻的道理——她崇拜的人不一定理她,但崇拜她的人,她绝对瞧不上。于是,我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中。“跟这样的一个人交朋友,就算她天下无敌,我这也不是在犯贱吗?”


  -06-

  然而,能让我感觉自己简直是在犯贱的事情不止这一件。终于在无数次犯贱后,我迎来了一天。

  那天,我正忙着到处朝着树上的野果开枪,找点吃的果腹。她找到我说,“帮我把那棵树上的花射下一朵来。”

  虽然不和人决斗什么的,但射些花花果果还是没什么问题了。

  我问,“要那花干嘛?”

  她说,“你管,射就是了。快,要快。”说完,她躺在了旁边的一块巨石上,眯着眼。

  我说,“好的,大姐。可我现在肚子饿,容我先射两颗果子填饱肚子”

  “不要,麻利儿射下来。”她一脸的不耐烦摆出来。

  我拔出枪迅速开了两枪,一枪射下头顶的一颗果子,一枪射下旁边树上的一朵花。

  我捡起果子,咬在嘴里,然后捡起花递给了她。

  “少了两片花瓣。”她皱着眉头说,“而且这朵花的蕊,太难看。”

  “把蕊薅掉就好啦。”

  “那还叫花吗?”她不耐烦地说,“快,再给我射一朵。”

  我又开了一枪,掉下一朵来。我又捡起,递给她,她看了一眼,说,“花蒂下的枝太短,你让我捧着去送给男神啊,我没那个耐心。”

  “你早说啊。”我很无语,关键是,让我把花射下来,为的是借花献佛,给他男神。

  我又开了一枪,掉下一朵来。我又捡起,递给她。她没接,说,“很好。拿笔,在花瓣上写上,男神我爱你,这五个字。”

  “我不做。”我头一次这么生气。作为朋友,我头一次感觉忍让到了极限。“你自己来。”我把花扔给她。

  “我不写,你帮我写。”她又把花扔给我。

  “我不做。”我想,是你求我,我凭什么。

  “不做就滚。”她一脸冷漠地,正眼都不看我地说。

  这简直是士可杀不可辱啊!我无法容忍她让我帮忙,到头来还让我滚这样的言辞。况且还毫无表情可言。到头来,好像是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于是,我开始把手插进口袋,跟她讲道理。然而,就如你们前面看到的一样,如果讲道理可以的话,我现在至于这样?


  -07-

  是的,我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换来她一句“哦”和一颗子弹——脑门正中间的子弹。我就以手插口袋的姿势,光荣而笔直地躺到地上。

  而她,把枪收起来,自我炫耀自己又杀了一个人之外,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睡了一个午觉。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死后,我决定化身一个恶灵跟随她,时不时出来祸害她。但是,事实上,死后,你什么都做不了。拿她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直到死后我才发现,她身后跟着一群和我一样被她干掉的曾是她朋友的恶灵,一边尾随,一边叽叽喳喳讨论怎么对付她。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吧,根本不可能是我们抛弃了她。

  而在我们这一具具倒下的尸体堆积下,她最终可能成了名噪一时的赏金猎人。那时候,我可以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死去的我们呢?

  我有一个老朋友,她只有一个朋友,但她现在的朋友并不是我。

  我们都这么感叹着,但也幸灾乐祸,下个成为我们的他快些来我们怀里哭一会儿。

  (游吟诗人耳风)


分享到:
    
上一篇: 比飞翔更轻
下一篇: 我娘是个疯子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