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小桃出嫁
作者:塞外胡胡    发布于:2018-07-09 08:05:45    文字:【】【】【
  家家如此,农村姑娘要出嫁了,坐在大娘大婶家的炕头上纳鞋底,嘴里说着“不愿意不愿意,是爹娘逼着我的;要手表要洋车要裤袄要皮鞋也是爹娘要的。我要人家的东西干嘛!我自己买得起,有朝到了人家,人家以为咱图人家啥的。”
  可是心里却满心喜欢,可逃出这个满怀心事的小被窝了。到了男人怀里,尽量多多的衣服多多的财富。恨不能男人有拔山的本领,你指星星,他不给摘月亮。说不图不图,那是傻子。不过反过来说,主要还是本人愿意,否则就是给再多的东西,你也不能安安稳稳坐下来纳鞋底。早就上吊悬梁,投井撞墙寻思觅活了。
  这时,婶子大娘点头说闺女真懂事,识大体,知羞知臊的。将来到了婆家也是个知情达理,挑得起家业的人。
  小桃姑娘也是这么坐在炕头上纳鞋底的。可是自打顾三叔来过之后就坐不住了。人们一问,她眼泪哗哗地流。人都说她有一条僵硬的舌头,说话不会翻个儿,故不多言。可这会,也显得咬文嚼字,说理道面了!
  顾三叔问赵二叔:“二哥,你的闺女该谈婚论嫁了,婆家有话,让我问问你,结婚呢,买得了车子买不了表,买得了皮鞋买不了机器。她老婆婆动大手术了,现在家里养着。看看你的意思,答应不答应!”
  开始,赵二叔俩口还把顾三叔请家里,炒鸡蛋喝烧酒,低三下四问:“亲家那头是咋回事,不是说好了,三大件一样都不少。这,怎么一个大手术就给裁下一半去。到底穷啥样,咱死也不能亏了孩子呀!”
  顾三叔说:“这是真的,捡条命就不错了,胆结石,大开堂,都拿了。”
  转过身来赵二婶就犯愁了,背过脸去不再看顾三叔。直到顾三叔走出屋门,她都在想:我就是一个宝贝闺女,不但泠泠清清过门儿,将来弄不好还得侍候一个病殃殃婆婆。这是啥命唉!
  想来想去,就忍不住对赵二叔道:“你说咱闺女的婆婆家,那房屋檐上怎么住那么多的家雀?这不是家雀扑棱房檐吗。还有,那碾盘下怎么当了猪窝。那猪要是拱了磨盘还咋样压碾子!可见不是个精明人家。再者好像有一回我去代销点打酱油听小道消息,那大春小孩儿有点不学好,跟人家打架,张口就骂。也不问问,人家可是你该骂的人!”
  赵二叔先是一愣,“我牙根就没听说这些,你听谁说的!”
  后来又翻了几下眼珠子说:“那是人家落套了,怪道他叔伯不和,自家叔叔分家闹别扭,原来那是根不正苗不齐。”
  接着俩口子就你一条我一条总结悔婚材料,直到思想完全转变了,才在闺女面前有所表示。满口的这门亲事一点也没好,“除了他家,随便找一家就比他强。”
  小桃还没来得及多想,千捶打鼓,一锤就要定音了。说话之间,就来在架子底下。
  顾三叔坐在炕上就往好说,赵二叔赵二婶就往坏说;顾三叔一张好好的嘴,转眼就被赵二叔赵二婶贬的一文不值。顾三叔曾说,“孩子不错,不诓言诈语,不摇头晃脑,不馋不懒,不得罪人。”而今天变成不会说不会道,不聪明不伶俐,不懂实惠,坚持不住真理。
  顾三叔说了三天三夜没说通,又找了两个帮手,两个帮手最后都被轰出来了,一人弄了一鼻子灰。
  顾三叔没办法,就把大春叫来,让他自己说。
  顾三叔叮嘱他,你这般这般说,也许看在你的份上,就改变主意了。可是大春来了,坐在炕沿上一句话也没有,气不长出面不改色,但也不走。赵二叔俩口以为听大春咋说,只要他一张口,就一顿抢攮腚给攮回去,他再不来也就算了。谁知道,陪一天,到晚上依旧坐在炕沿上,嘴闭得和贴了封条一般。
  小桃也不知道咋说,但她知道做饭,做中了就放桌子吃饭。吃饭的时候大春也不用让,看见饭菜端上来就一转身,拿起筷子就吃,吃完了,放下筷子,也不管赵二叔赵二婶听没听见答不答应,说一声:“你们慢慢吃啊!”撂下筷子回转身,依旧坐在炕沿上。
  赵二叔和赵二婶气不打一处来,心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所有的不是也不是凭心发现的,这人咋说他不好就真的不好起来了。看来,这孩子最不好的脾气谁也没说中,这不是天大的二皮脸吗。看来,他放下所有的真的假的不好都不算,改了这二皮脸到是一个很好的姑爷。就算是如今很穷,也得考虑考虑这孩子的品性了。
  坐了两天却还不走,到了第三天,赵二叔俩口就赔不起了,就去地里干活。春天砸榨子,砸了捡起来,装驴车拉回来,四角四楞地挆在大门口。一天两次,大春就跟在驴车后面,顺手拿样家什,也砸榨子,不紧不慢,不声不响。一天到晚回来了,洗了脸,抖抖土星子,依旧坐炕沿边上,回头吃饭,晚上找个安静地方睡一夜。
  赵二叔满心的话要出来说说,可是村中男女谁见了谁躲,好不容易逮住张大叔,就不让走了。他说:“兄弟,你一定听我把话说完,我没承认他是我姑爷,可是他来了就是不走了。烟不出火不进,蔫蔫萝卜滋啦心儿!他爷爷是有名的胎里坏,他爹外号一包浓,他比那独头蒜羊角葱还辣呢。不声不响,就来给我做姑爷了。啊!我家的事就没人管了,大伙就看着我倒霉不成。”
  张大叔一歪嘴就乐了:“你这时气真好,我咋没那样的姑爷,没过门就抢着干活,不言不语就把老丈人当亲爹了。”
  赵二叔想抡胳膊揍他,看他走不走,可是找了好几个茬也没好意思伸手。
  过了几天,渐渐发现这个家有了大春也不是什么坏事,大春除了坐炕沿之外,就会干眼神活,老丈人的鞋帽,岳母娘的围巾,锅台上的勺子,灶坑里的土,当院的柴禾,大门外的羊粪,都不声不响收拾起来。人们过来过去,歪着头看,“吆,到底不一样了,大春还没走呢!”
  几天过去了,大春走了。走了,可真的就想了。还想骂几句,最终没骂出来。
  小桃撅着嘴,没好气拉桌子,摔打的锅碗瓢盆乒乓响。一日遇见顾三叔,眼泪掉出来,一肚子委屈就说出来了。他舌头板子有点硬,说“不干不干”就说成“不蛋不蛋”。顾三叔有点啼笑皆非。她说:“我还是担了个不好听的名声。家里来了个小伙子,无故就住了这多天。这算什么,好说不好听呀!”
  顾三叔道:“那你把他撵出去,你把他撵出去,他保证再不来了。”
  小桃道:“我又不嫌贫爱富,我撵他干嘛!”
  顾三叔道:“反正你们家的事儿我管不了,你可想好了,看看你可咋样嫁出去。”
  小桃一下子哭起来,说:“三叔,你可不能让我憋在家里,人家要是不提亲事,我可不能赶上前去,我若坐在人家抗沿不走,我祖宗大牙就被人笑掉了。我可不能丢那人!”
  顾三叔道:“那就看你爹娘的意思了。”
  又闷了几天。
  赵二叔忍不住了,说:“赶明就给小桃找婆家,远远地找,叫他见不到人影,看他再来。”
  赵二婶说:“好像定亲的时候花了人家的钱了,应该退给人家。人家就不来了。”
  合计了许多法子,都没人理。后来又说了许多,基本上也成了笑话。
  小桃姑娘的婚事闹出许多笑柄,知道她原意嫁给大春,说什么都不恼,就成了人们开心的药丸。一个说:“小桃,女婿来了,来了就不走了。变相结婚!”另一个又说,“不走就不走吧,干脆就睡在一起,那不丢人!”
  起先小桃羞答答,红红的脸,想骂回去。后来也不当回事了,仰着脸,理直气壮:“咋的,那是我对象,他离不开我,他想我。咋的,你不让啊!”
  大春走了,过几天又来了,人们说这是猪八戒惦记高老庄。小桃和大春就眉来眼去接上了,小桃就示意大春怎样讨好爹娘,怎样做家里的活令爹娘最开心。大春不声不响,和家里人一样,也不显出特意为小桃而来。
  终于赵二叔又挺不住了,亲自去代销点买两瓶酒,一瓶打开喝了,另一瓶让大春带回去,孝敬亲家。
  大春回来了,又重请顾三叔,让顾三叔如此这般美言。顾三叔再顾茅庐。这回痛快,赵二叔赵二婶满心欢迎,也不提要什么了,说米老婆子很可怜,她也不愿意生病,此时正需要照顾,才五十来岁,以后还有点福享呢。孩子虽然日子苦点,只要好好过,都错不了。顾三叔说:“那就定日子过个礼儿,该咋办就咋办吧。”当下就查好了俩日子,一个过礼,一个结婚。
  小桃终于安心坐在大娘大婶的炕头纳鞋底了,他美滋滋端详鞋底的样子,说:“这双是我对象的,我对象的脚是四十二号。不胖也不瘦。”
  大娘说:“别一口一个对象的,给人听见挺不好的。”
  小桃说“害不起臊了,合盘的心事都给人撩大街上了。这年头还有啥尊贵,我比不上村里的大姐小妹,听一句害羞的话,爹娘都替遮掩。”
  大娘说:“我到喜欢这样的事,省的嫁了又后悔。”
  婶子说:“你应该是尊贵的,要是真的嫁了别人,披金戴银地回来,也没人服你。关键是大春不是几个小伙儿就能压下去的。”
  小桃一听说到大春身上,甜甜地笑着,就把头低下了。
  这回她是美美地,愿意嫁出去。

  佛教 浮云花纹 分割线


  塞外胡胡,原名:顾凤霞 ,内蒙古赤峰市人,1966年出生,文学编辑,自由撰稿人。处女作《出嫁》,发表于《峰华》。

分享到:
    
上一篇: 青枝绿叶 |
下一篇: 河神与河长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